宋太祖趙匡胤“杯酒釋兵權”為什么能夠成功?

 

作者|我方團隊張嵚

字數:字數2151,閱讀時間:約6分鐘

 

歷史提問

      宋太祖趙匡胤“杯酒釋兵權”為什么能夠成功?

作為宋太祖趙匡胤一場著名的“政治秀”,“杯酒釋兵權”被后人大書特書了上千年,甚至常被拿來稱頌趙匡胤的“大智慧”與“仁厚”。但實事求是說,放當時,這事兒他想不成功都難。

因為“杯酒釋兵權”的意義與難度,并沒有后世諸多野史里描繪的那么大。

為何這樣說?可以先看看“杯酒釋兵權”的年代背景與“對象”。比比“大殺功臣”的漢初與明初,當時的宋太祖趙匡胤,只是“繼承”了后周王朝的疆域,半壁江山都不安生,離漢初明初那“天下一統”的景象還差得遠。至于“對象”?被趙匡胤瞄準了要“釋兵權”的石守信王審琦們,雖說都是禁軍悍將,還是趙匡胤早年的結義兄弟,但比起韓信彭越英布藍玉們,論戰功和威權,也都是差得遠。

而那支趙匡胤賴以起家的禁軍,早在趙匡胤“老領導”后周世宗在位時,就經歷了強力變革,軍隊的戰斗力和行動力都空前提高。趙匡胤“黃袍加身”后又再接再厲,對禁軍各種“洗牌”:慕容延釗和韓令坤兩位禁軍名將都被外調,“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”和“殿前都指揮使”等要職上,都換成了王審琦石守信等“把兄弟”。整個禁軍,都被他牢牢掌握在手。

所以,對于當時的趙匡胤來說,請這幾個“老兄弟”喝頓酒然后“釋”個兵權,真不是什么難事。說哭就哭說“請辭”就“請辭”。大家心照不宣,合力演一出戲而已。

也正是在這出“戲”之后,王審琦石守信們擔任的“侍衛馬步軍都指揮使”和“殿前都指揮使”等職務,都從此不再設置,取而代之的是禁軍“三衙”(侍衛馬軍司、侍衛步軍司。殿前司)。后來又增設樞密院,從“三衙”手里拿走了發兵大權。強大的北宋禁軍,這才確保牢牢掌握在大宋朝廷手中。所以說,“杯酒釋兵權”雖說難度不高,卻是個很重要的過場戲。

但雖說如此,對于絞盡腦汁建立大宋軍事制度的趙匡胤來說。“杯酒釋兵權”這出戲雖然“演得好”,但并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大招。

趙匡胤當時最犯愁的是啥?他親歷的那個五代十國時代,堪稱中國古代亂世里的“戰斗機”。北方五十三年換五個朝代,十五個皇帝里七人靠篡位上臺,子殺父弟殺兄的悲劇一出接一出,將領甚至兵士反水嘩變,有時比吃飯睡覺還常見。把他“捧”上皇位的“黃袍加身”鬧劇,在他之前就有過好幾場。誰坐在皇位上,一想這毛病,都得后背發涼。

這嚴重毛病,難道就靠“杯酒釋兵權”解決?宋初名臣趙普一句話點中要害:“此非他故,方鎮太重,君弱臣強而已”。比起這些還能與趙匡胤喝酒的禁軍“老弟兄”來,那些畫地為牢的“方鎮”,即唐代藩鎮制度發展到此時的“毒瘤”,才是趙匡胤,乃至初立國的大宋朝廷的大患。

所以,“杯酒釋兵權”,是為了繼續更革禁軍,而更革禁軍,也只是解決這問題的其中一步。通過繼續強力的改革,趙匡胤時代的禁軍,實現了對各地藩鎮絕對的戰力優勢??芍豢窟@威懾力還不夠,更重要的,是挖“藩鎮割據”的根。

于是,跟野史里神乎其神的“杯酒釋兵權”比起來,趙匡胤真正奠定北宋百年太平的,是接下來另兩條國策。一是“削奪其權”,從北宋建隆元年(960)開始,昔日各個“方鎮”的“馬步判官”,即司法官員,一律改由朝廷派遣文官充任。“方鎮”的死刑權也在兩年后被收回。各個方鎮的“鎮將”,也陸續換成朝廷派來的縣尉。各地的“方鎮”將領,更必須解散親信“牙將”,撤銷所有“幕府”。昔日“藩鎮割據”的基層結構,沒幾年被砸的粉碎。

二是“制其錢谷”,地方“方鎮”之所以跋扈,除了有兵更因有錢。于是從乾德二年(964)開始,地方“方鎮”可以截流財政收入的“留州”特權,被完全廢除,各地負責財政的轉運使,完全向朝廷負責。方鎮親信操縱的官市稅收,也被京城派來的官員取代。昔日橫征暴斂的苛稅,從此被大量廢除。哪怕方鎮們手里兵再多,沒錢?照樣養不起。

如此折騰幾年后,昔日各地位高權重的“方鎮”節度使們,幾乎都被廢了武功。這些“識趣”的老油條,也就順水推舟,主動放棄了手中權力,從趙匡胤手里領了份閑職后歡度晚年。而“杯酒釋兵權”里的幾位“主角”們,更對趙匡胤的苦心看得明白。

比如被“釋”了兵權的王審琦,后來其老部下犯法后被縣令懲治,部下們紛紛嚷嚷不公,王審琦卻趕忙教育部下:“五代以來,方鎮強橫,縣令不能專任其職事?,F今天下治平, 我為方鎮 ,而所部縣令能黜去奸吏,誠為可賞。”

這話,明面上是在歌頌趙匡胤,其實也在敲打自家兄弟:“醒醒吧弟兄們,時代不同了。”

參考一下五代時期,軍頭跋扈叛亂不斷,戰亂不停的慘劇,再看看后來王審琦的嘆息。必須說:“杯酒釋兵權”也許是出小戲,但能以和平的手段,親手結束那樣一個五代亂世,如此趙匡胤,堪稱英雄。

而對于北宋國祚來說,趙匡胤更重要的貢獻,是留給了繼任者們一支訓練有素,令行禁止的強大禁軍。在宋遼戰爭初開打時,強大的北宋禁軍,曾經創下十天急行五百里的神速,且不經休息,就在野戰里痛打遼國主力。其強悍的戰力,竟嚇得第一次幽州之戰里的遼國膽顫不已,紛紛閉關自守。如果不是彼時的宋太宗“軍事興致”大發瞎指揮,“收復燕云”的偉業,本該和“杯酒釋兵權”的難度一樣,是個水到渠成的事情。

都說“前人栽樹,后人乘涼”,但看看接下來宋太宗的“陣圖”,以及北宋和平年代里膨脹成“冗兵”的禁軍,那更不得不一聲嘆息:趙匡胤一生煞費苦心種下的“軍事大樹”,就這么被后來人“養歪”了。靖康之恥的一幕,何嘗不是“養歪樹”的悲???

參考資料:汪圣鐸《細說宋太祖》、高天流云《如果這是宋史》、《宋史》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9.pinlue.com/thumb/img_jpg/Tmr0TAtL5s5oiaLB5UZAamicgr3iabcB12PzJqWeojJ18wZrcF351NQumictSIiaeib7bouSdlykR3TRqyPxEwUXzU7g/0.jpeg
分享
評論
首頁
安微11选五走势图 佳永股票配资 香港开奖结果开奖直播 下期排列五专家杀号码 pK10开奖网 山西快乐十分玩法介绍山西快乐十分玩法 11选五天津一定牛 福州股票配资 丨推荐杨方配资 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历史 官方幸运飞艇直播视频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