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詞一闕之卜算子。

(圖片來自網路。)

不記得在哪里看見過一句話,我以為是有著一種甜蜜的哀傷:「我只要知道照著我的月光也一樣照著你就心里很歡喜了?!惯@是因為愛卻又無法觸及的一種無奈罷?只要知道ta在那里就好,況且,也并非真的同ta沒有交集,——月光將兩個人關聯在了一起。這是一種怎樣的自欺欺人?帶著意yin??墒?,即便是意yin又如何?到底這樣一想,縱然天涯海角也是共了一副心腸了。就好像《紅樓夢》里有一句:「雖不會面,然一個在瀟湘館臨風灑淚,一個在怡紅院對月長吁,卻是人居兩地,情發一心?!拐娴氖怯星榈娜?,距離永遠不會構成問題。所以,當我第一次看見這闕詞的時候,就覺得有情之人無論怎樣都會共了一副心腸了?!?/p>

宋朝詞人李之儀的「卜算子」。

其實,第一次看見「卜算子」的時候我還當是一首現代的歌詞呢,實在很有些現代流行的情歌的味道,但是卻是一千年以前的一闕詞。真是令人驚訝。宋朝的人,而且一個女孩子,可以在那么一個程朱理學的環境底下大膽的說出來自己的綿綿情意,實在叫人要為她吃驚呢。當然在吃驚之余又為這女孩子的款款情深微笑感慨起來,真真是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教死生相許。而「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」。先看詞。

卜算子

我住長江頭,君住長江尾。日日思君不見君,共飲長江水。

此水幾時休?此恨何時已?只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負相思意。

多么情意綿綿!尤其「此水幾時休?此恨何時已?」叫人不由得就想起來這一句了「上邪,我欲與君相知,長命無絕衰。山無陵,江水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與君絕!」

很多時候我會奇怪,我們的文化似乎最是含蓄內斂的,可是很多時候我們又是大膽直率的?;蛟S,愛情跟前,人總是無法隱藏壓抑自己的情愛的罷?是所謂炙熱的愛情?!覆匪阕印估锏呐⒆?,與自己心愛的人隔了一條長江,不是兩岸,是兩頭,這更加長了,見面根本是不可能,可是,即便無法見面,心里卻是甜蜜的?——雖然見不到,卻又能夠共了一副心腸,就因為兩個人飲的都是一瓢長江水。而且「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飲」。多好多打動人!

當然,詞人是才華橫溢的。上闕寫盡女孩子的相思意,下闕卻又將女孩子的期望告訴了出來,——「只愿君心似我心」。是呀,哪一個愛情當中的女孩子不期望她鍾情的男人跟她是共一副心腸的?只要他與她能夠共了一個心腸,她就絕不會辜負了他的一片情深。這簡直是女孩子拍著自己的小胸脯子在信誓旦旦了:「我為的是我的心!」真令人為她動容!這也是我從第一次看見這闕詞就喜歡的緣故罷?那么一個情深幾許的女孩子!如何叫人不喜愛了她呢?也是一嘆。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52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安微11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