雄性文化的獨特美感

生當做人杰,死亦為鬼雄。至今思項羽,不肯過江東。

這是李清照詮釋的雄性文化,據說這首詩的創作背景,是在趙明誠棄南京城而逃的路上,或有譏諷之意,亦未可知。李清照謳歌英雄的作品并不多,和大多數女性作者一樣,她也偏好抒發兒女情長,但偶爾吟詠,即振聾發聵,何哉?

我們不能說李清照的婚姻生活不幸福,只能說在她內心深處隱藏著某種女人特有的遺憾,是丈夫不能“伏尸二人,流血五步,天下縞素”的遺憾。確實,趙明誠身上奴性昭昭,雄性少少。

女人都愛做一個純情而美麗的夢,夢見有位王子騎白馬飛也似的朝自己跑來,一騎紅塵女人笑,然后丑小鴨立馬成天鵝了。在女人的夢里,王子為何非得騎白馬呢?他就不能騎其他顏色的馬或步行或坐車而來?當然不能,這跟雄性氣勢形成的美感有關,那種風馳電掣般的沖擊力,會給女人從視覺到心靈帶來巨大的迷醉。趙炎猜想,這種夢,李清照肯定做過。

那么,女人為何對雄性文化之美欲罷不能呢?

雄性文化的美,是一種不茍且的美。美在寧為玉碎,不為瓦全;美在壯懷激烈,無憾此生。倘若項羽過了烏江,倘若關羽未走麥城,倘若唐雎屈服于秦王之威,雄性文化的美,就會大打折扣。男人讓女人怦然心動的瞬間,就是折了翅的蝴蝶撲棱棱振翅的瞬間,沒有主觀,沒有客觀,只有剛烈的絕唱。

雄性文化的美,是一種悲情的美。美在桃花扇上的斑斑血跡,美在正氣歌的浩浩長存。當舉國皆醉,一人獨醒,生命的完結就成了唯一,鳳凰涅槃無異于凄美的回眸一笑,天地亦為之動容,何況弱質如柳的女人?

雄性文化的美,還是一種有缺陷的美。如同流星的短暫,惟其短暫,人更惜其短,贊其華;如同百花之凋零,惟其有凋零,人更哀其零落,贊其遺世之芬芳。大美有瑕,代表真實,活生生的,離我們很近,那是鄰家妹子的粲然,還有幾分刁蠻;那是隔壁大哥的勤勞,還有一些憨厚。沒有缺陷的雄性文化,只有天上才有,不是美,是神圣。

雄性文化的美,更是一種叛逆的美。美在沖冠一怒,無畏罵名;美在打破常規,我行我素。雄性的自在,雄性的傲然,就在那“不群”間踏步而前,我自橫刀天亦笑,不懼人間俗世名。

有句俗語說,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,想來壞男人頗能命犯桃花。而男人之“壞”,恰恰就是女人生命里不可或缺的某種元素,非嫖非賭,非貪非盜,乃是雄性文化使然,不茍且于常態下的“好”,不拘泥于世俗里的“真”,橋雖獨木,我自行之,雖千萬人吾往矣。

但愿傾倒天下女子的男人之“壞”,別辜負了芳心可可的女子,也別辜負了雄性文化的名頭!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文章作者的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、真實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和原創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
http://image95.pinlue.com/image/22.jpg
分享
評論
首頁
安微11选五走势图 河南快3今天开奖走势图 股票推荐群 融资融券 股票指数年收益率 江苏十一选五真准网一定牛 福彩3d1000期综合连线走势图 五分彩万位定位胆 北京体彩11选五5开奖结果 甘肃体彩+一选五走势图 彩票预测网 今晚3d试机号分析汇总